> 明星校长的起落-重庆大学机关党委
机关党委简报
办事指南
明星校长的起落
发布者:管理员发布时间:2015-03-02 15:26

(引自潇湘晨报)

2014年1217日,南昌中院,南昌大学原校长周文斌案庭审进入第六天。

短暂休庭之后,审判长宣布,从18日起休庭5天。所有人都长吁一口气。无论对于谁,6天已经到了一个疲惫期。

然而,围绕案情本身的角力并未结束。周文斌对大部分指控予以否认,声称所有供述都是在刑讯逼供下形成,并曝出自己涉案系江西省委原书记苏荣(落马时职位为全国政协副主席)报复所致。

20日,周文斌的辩护律师朱明勇接到法院通知,庭审再度延期至29日。这意味着,对所有关心案件的人来说,他们仍需等待。本报记者王欢江西南昌报道

35岁当上副厅级官员

129日,周文斌涉嫌受贿、挪用公款案在南昌中院第一审判庭开审,旁听席座无虚席。南昌中院邀请了部分省市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以及史无前例的“高校校长团”前来旁听。坐在后排的多是年轻面孔,他们是南昌大学学生。

4名年轻的公诉人中,两人毕业于南昌大学。在大学时代,他们对校长周文斌并不陌生。

上午9点半,戴着手铐、身着写有“南昌市一看四区”字样黄马甲的周文斌被两名法警带入被告席。现场略有骚动,有人喊出“周校长加油”。

周文斌扭头面向人群,嘴角略微上扬,以一个微笑予以回应。这是周文斌自201359日被江西省纪委带走后首次公开露面。

周文斌出生于196010月,父母是湖南衡阳的技术工人。他从小就爱读书,高中毕业后,到衡阳里仁知青林场插队并成为知青队长。

1978年,周文斌考入华东地质学院(现东华理工大学)地质系水文地质专业。同为湖南老乡、后来分配在核工业711矿的谢军是他大学同班同学,他评价周文斌:功课认真,成绩好,为人本分,人缘也好。

1982年,谢军回了湖南老家,周文斌却选择了留校任教。在华东地质学院地质系任教8年后,周文斌于199012月走向管理岗位,担任华东地质学院水文地质工程系副主任——谢军认为,如果周文斌朝着学术方向走,将来哪怕是去做企业,也会是了不得的人物。

周文斌很快展现了他的领导才能。199412月,他任院长助理,时任院长李学礼对他的评价是,“能力强、有魄力”。

一年后,35岁的周文斌被推荐担任华东地质学院党委委员、副院长,副厅级。与此同时,他的学术造诣见长:1996年,获南京大学放射性地质与勘探专业博士学位。全国“百千万人才工程”江西只有7人,他就是之一。

这些资历,为周文斌后来走上更高岗位埋石铺路。他曾跟媒体说,“我的自信源于自身条件,学术或是行政,我都没有落后。”

20013月,周文斌被任命为东华理工学院院长、党委副书记。甫一上任,他就喊出口号:两年再造一个华东地质学院。短短一年,周文斌将东华理工高达五六千万元的老食堂改造工程,通过经营权置换社会资本投资建成。与此同时,东华理工学生宿舍的建设,也在江西史无前例地引进社会资本。

“最年轻最帅校长”

仕途上“鲜衣怒马”的周文斌,并没有满足在原有轨道中驰骋。

2002年,江西有关方面考虑南昌大学新校长人选。周文斌进入视野。

来还是不来,周文斌有过纠结,“我在东华天时地利人和,要来南昌大学,面临很多困难。”然而,他并不掩饰自己的“野心”,“如果我把南大做好了,就比我把东华理工学院做好的贡献更大。”

20021217日,42岁的周文斌被任命为南昌大学校长、党委副书记。彼时,他可谓意气风发,有人甚至在网上称他为“中国最年轻最帅的校长”。

对于这个任命,南昌大学人文学院教授陈公重透露,“一开始是打算只让他担任校长的,但他跟省里领导提条件,如果想让他甩开膀子干,还得给他安排一个(副)书记的职位,如果不是一把手,他就不来。”

周文斌履新南昌大学第12天,南昌大学举行了前湖校区奠基暨开工典礼仪式,新校区建设由此拉开序幕。

几乎在同时,周文斌提出“四大工程”建设:一是名园工程,要让南昌大学3600亩的新校园建设超过北大、清华;二是名师工程,要经过5-10年努力,培养出南昌大学土生土长的院士。

对于第二点,周文斌曾说,“一定要做到,做不到就脸上无光”,“你看湖南,24名院士全是土生土长的,江西为什么不行?”陈公重透露,虽然周在这方面做了很多努力,但遗憾的是,南昌大学目前为止还没有自己的院士。

一名南昌大学新闻系的学生说,周文斌有次去北京考察,当着某名牌大学新闻系同学的面说,南大的新闻系要超过他们。

面对这个不断“放卫星”的外来“和尚”,南昌大学的教师们“不支持,也不反对”,“等着周文斌把戏唱下去”。

南昌大学环境学院教师、时任学校行政工作的刘巧(化名)回忆,在一次校领导班子的务虚会议上,周文斌态度“强硬”,“我们没有退路了,过年大家都不要休息了,年三十我陪你们吃饭。”

改革要“越快越好”

周文斌不止一次公开表示:我不怕多事,事情越多,我胃口越好,睡得越香。他要改革,而且要“越快越好”。

钱从哪里来?周文斌觉得还是要按照“几个‘一点’”来做。

在“自己省一点”这个筹钱方式上,陈公重印象深刻的是,周文斌撤掉了离退休办和老干办,“得罪了不少老同志。有人说他改革改昏了头,没有规矩,不知道轻重。”后来,成袋的举报信投到省里,周文斌顶不住压力,这些机构又回来了。

他曾公开“嫌弃”南昌大学医疗费缺口太大,“讽刺”某些教师“每星期三开着车去医院开药,像进了超市一样拎着袋子装药回来”。于是,在老校区改造的过程中,他自作主张拆掉其中一个校办医院,“惹得那些老同志怒气冲冲来校长办公室拍桌子。”

陈公重说,“不尊重老同志”是周文斌主政南昌大学十年间最负面的评价之一。“从这方面,也说明他‘一根筋’。”陈公重说。

除了老同志,周文斌“对普通教师的关怀也不够”。一名旁听了庭审的年轻教师透露,周文斌“偏心”严重,一些本应该给一线教师的福利费用,被他拿去做了学校的科研经费,只给排名前500名的教授、副教授、博士团购房子,因此得罪了不少资历尚浅的教师。

熊正年是南昌大学元老级人物,先后经历了三任校长。作为资历颇深的老教授,周文斌对学校“高尖端人才”的重视,他深有体会。

“他主要抓那个30%,就是那些引进的人才,博士、教授等等。他来了以后,这些人的收入大幅提高,发各种津贴、奖励,实验室设备进来了,学科发展也很快,”熊正年说,“但在‘花钱’的过程中,有一部分钱其实是学校自己省出来的,这会牵动另一些人的利益,引发不满和妒忌。”

荣耀背后的诱惑

南昌大学新校区建设被视为周文斌任内最大的政绩工程。事后,他在悔过书中,也不讳言自己对南昌大学的特殊情感,他将南昌大学当成自己的“私有领地”、“私家花园”,甚至把自己当成南昌大学的“君主”。

吸引社会力量投资,是周文斌最重要的一手牌。他把南昌大学分成两部分,一部分是别人不太愿意投资的项目,比如教学楼、图书馆,他要求学校从银行贷款自己来搞这些项目;另一部分是有效益的,比如宿舍、食堂、宾馆,“只要有人愿意投资,都给人家搞”。

20039月,南昌大学与香港多伦多集团签订协议,协议资金2.2亿元。多伦多集团出资、建设南昌大学前湖新校区学生公寓,连同配套的食堂商业街等项目。建设结束后,多伦多集团拥有前湖校区内步行街的15年经营权。

公开资料显示,南昌大学整个校园园林景观投入1亿多元,校前区广场、校大门广场、卧龙广场三个广场投资近8000万元,校园内自由女神、贝莲、中华正气龙三座雕塑投资800多万元,一座水体面积100多亩的人工湖投资4000余万元,另外加上其他投入,总计约30亿元——这都是在政府投入只有3000万的前提下完成的。

“学校确实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软硬件方面都是如此,教育部的排名从80多名前进到50多名,以前毕业生都不好意思说是南昌大学的,现在以毕业于南大为荣。”熊正年说。

巨大的资金腾挪空间,不可避免地将周文斌置于某种现实逻辑,“作为校长,你说会不会面临诱惑?”

似乎是一种巧合,伴随着对“十年大学扩张”的质疑,助周文斌成功上位的校区建设模式,也开始出现风波。

20106月,时任南昌大学基建处处长的周光文等人被司法部门以涉嫌受贿立案调查,判决书显示,其在招投标、物资采购、建筑商选择等方面,先后收受钱财共计341.7万元、65万港元、6.5万美元,最后以受贿罪被判处13年。

201359日,周文斌被江西省纪委带走。后来公布的案情令南昌大学的师生错愕:他们眼中有魄力的校长、时刻面带微笑的“斌哥”,被指控收受财物2200余万元,挪用公款共计5875万元。

然而,在法庭上,周文斌否认了绝大部分指控。他唯一承认的一笔10万元港币,是在学校建设过程中一名港商送给他的。

“周文斌作为校长,肯定会面临诱惑,他有没有贪钱,这个旁人不好说,”熊正年说,“从这一点说,改革成功了,人却失败了。”

高校腐败三大领域:招生、基建、学术

校长落马,几乎每年都有被曝光案例。特别是具有行政级别的大学校长落马,经常成为公众热议的话题。单就大学校长落马而言,更多的集中在高校腐败问题上。高校腐败又大致可以分属3个领域:招生腐败、基建腐败和学术腐败。不少学者认为,高校腐败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当前高校过度行政化。

重庆大学机关党委保留所有权,未经许可,不得镜象,复制,建设使用IE8及以上浏览器

稻草人工作室设计Copyright ©2014